Navigation menu

把保护杨姑娘的个人言论上升到捍卫学术自由和

马里兰大学的杨姑娘火了,也把中国人惹火了。抛开编造昆明市空气质量糟糕的谎言不说,其实游走在中美两种政治文化夹缝中的人,要左右逢源真的蛮难的。

我的工作需要天天接触外国媒体,其实杨姑娘讲的内容,如果不是被网友传回了国内,一定不会引起任何波澜,因为这些话西方媒体天天都说,稀松平常的程度就好比你想不起前天中午吃的什么菜。它们对中国最关心的,一是环境污染,二是言论自由。在这两点上批评中国,搁美国显得特别政治正确,没毛病。

放在中国,她这往轻里说叫做背弃了华罗庚、邓稼先等老一辈留学生光荣的爱国传统;往重里说,通过“黑”祖国“上位”,叫做数典忘祖。无视发展阶段,甘做“抹黑”祖国的传声筒,显得特别政治不正确。

中国网友刚隔空怼过去,马里兰大学就发表官方声明,把保护杨姑娘的个人言论上升到捍卫学术自由和包容异见的高度。姑且不说所谓的多元主义存在“无法包容不包容者”的致命悖论,单说这条声明本身,一下子就使她在美国的形象更伟光正了。但可以想象,经过国内舆论的一番发酵,不但她难以回国做学术,连带着母校生源也会受影响。

我怀着最大的善意揣测杨姑娘,她恐怕也是个单纯的孩子,想象不到自己的一番言论会在中美两国引起如此截然相反的反响。如今她可以说是被不同国情下的政治正确逼到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地步。

伴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位以及新自由主义的退潮,“政治正确”一时间成了带有侮辱性的字眼。特朗普能坐上这么位高权重的位置,除了他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喜剧效果,更重要的是他就像安徒生童话里的小男孩,狠狠羞辱了骑在美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皇帝”

皇帝的新衣被扒掉,它此前所遮掩的丑陋自然曝光在全世界面前。人们突然发现政治正确就像性虐待里的口塞,它让你在面对极端主义、犯罪、道德堕落时,无法畅快淋漓地大声疾呼,只能含含混混地说:“唔,嗯